扫码订阅

说法品茶 2019-07-21 20:30

有好几次,村民张开严(化名)站在自家院子里,望着一路之隔的对面王自新家,心里不是滋味,“以前回来看到对面都亮灯,现在看对面是黑的,空的。”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失3命的王家人在村里已“消失”

2018年的腊月三十中午,王家老父王自新、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在祭祀完祖先后,回程途中被张福如的儿子张扣扣持刀杀死。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因在女友家过年,未回老家躲过一劫。

张王两家的屋宅相邻,站在张福如家的二楼,就能看见王家院子的全貌。(本文系说法品茶整理发布,如果您看到本文发表者不是说法品茶,说明本文已被此号恶意抄袭,请予以投诉!)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失3命的王家人在村里已“消失”

从张家二楼望出去,能看见王家的院子。

凶案之后,王家人刻意避开这个是非之地,搬离了这里。按照惯例,王坪村的村民去世后,大多会被埋在附近的四坡山,土生土长落叶归根。但王家逝者三人的骨灰坟冢,都被家人葬在远离本村的别处。

王家人甚少接受媒体采访,与村中亲人的联系也不多。过去一年里,王家老母亲杨桂英回过老宅几次,每次都匆匆来去,当天收拾好就离开。

大约在三个月前,张开严看见杨桂英独自回来,她说取点东西就走。看她一个人着实有些可怜,张开严一家便邀她到家中吃饭。

席间,杨桂英提起了王家兄弟的欠债。

张开严转述杨桂英的话说,老三王正军生前做生意亏了很多钱,找大儿子借了10万,二儿子也帮着贷了20万,另外还找亲戚们借了些,总共三四十万。

得知王正军和王校军死后,怕借出的钱收不回,一位债主把王家人告上了法庭。

新京报记者曾于1月6日下午打电话给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得知是媒体来电,他说自己“没时间”,随后便挂掉电话。

村里人聊起王家那些欠债,说如果债主上门,王富军“是肯定还不起的”。

2018年初,王富军在接受《界面》采访时曾说过,自己是碑坝林场的一名普通工人,离了婚,在单位一个月有3千多元的收入。2016年时,他通过大额信用卡贷款,帮三弟借过20万元。出事后,这笔债由王富军自己来背,因为贷款用的他的名字。

如今,王家的老宅无人打理,一片颓败之景。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失3命的王家人在村里已“消失”

事发后,王家老宅已无人居住。

门口的背篼用化肥塑料袋压着,积了厚厚的灰。门上那对福字褪成白灰色。对联应该是去年春节时贴的,底部还是狗年的图案。但也只剩下下左侧那张,掉色的对联上半截被撕落大半,耸拉着只露出最后两个字:平安。

只有紧闭的大门上那把新锁,泛着金属的黄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