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日本时事通讯社的记者今年早些时候采访了在以色列参加战斗的日本女性,这也是以色列“反恐”战斗中的第一位女性。

清水真优,21岁,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以色列人(犹太人)。由于母亲是犹太人,清水也被视为犹太人。在以色列,服兵役是每个犹太人的义务,除身体不适等一些例外情况,年满18岁的男女都要服兵役2~3年。

拥有以色列市民权的清水真优,被分派到步兵部队吉巴蒂旅的营地,驻扎在以色列占领地戈兰高原,担任中士。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根据日本法律,在22岁之前拥有日本国籍和其他国家公民权的双重国籍是被允许的。相反,在以色列并不存在以双重国籍服役的问题。因此,很多人认为,只要根据兵役时间服兵役,作为以色列人参加兵役的年轻人,也可以持有日本国籍。

但清水是第一个参加以反恐作战为主要任务的吉巴蒂旅战斗部队的女性,不管她是不是日本人,都属特例。女性大部分会被分配到后勤支援部门。虽然也有女性被分配到任务危险的战斗部队,但是这种情况依然非常少。

清水是对受伤的士兵实施紧急救助的医疗队员。医疗队员是在最前方一起行军,不仅要携带各种医疗用具,还要带着与战斗人员相同的装备,因此,装备只会比普通队员更重。平时也需要同时进行医疗训练和战斗训练,因此负担很重。另外,平时作战时,还要经常到极端主义武装势力盘踞的叙利亚交界地带执行任务。

由于表现出色,清水得到了总统表彰,这一荣誉只授予给军队中一些优秀士兵。

下面我们看看记者对她的采访。

吉巴蒂旅的任务是反恐作战,你是以怎样的心情参加这样一支有艰巨任务的部队?

从2018年1月开始参加吉巴蒂旅(接受医疗人员训练)。我一直想做对于自己来说很棒的事情。最前线那里有什么秘密?从以前开始就想去最前线。因为我想知道那里正在发生什么。如果有交战,我会尽力而为,这就是我的选择。如果我在最前线,可以给别的士兵治病,可以得到和他们一起战斗的机会。在某种意义上,这对我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梦。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自己必须服兵役,所以当时我认为应该竭尽全力。

入伍前有过什么体育经验,对体力有自信吗?

我在入伍前,没有做过特别需要做的激烈运动。我跳过很多舞。现代舞啦,芭蕾舞啦,种种。我在上舞蹈的学校。虽然后来会跑步或者去健身房,但除了跳舞之外并没有长久做过。我入伍之后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训练。穿着各种装备,背着大背包走很长距离。虽然很痛苦,但是有收获,我觉得肌肉也增强了。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训练有什么感觉?

我是医疗人员,同时也是战斗要员。体力训练是必须的,使用步枪,战斗训练,游击训练等等。入伍后马上接受了射击指导。慢慢地,通过和同事们一起训练,逐渐产生了自信,然后开始实际行动。训练中也含有非常严格的内容,每天使用实弹和枪,实际上也有可能出现人员受伤:腿骨折了、中暑了。那个时候,我作为医疗人员会进行实际施救。与此同时,也有进行受伤治疗的模拟训练。

您是如何克服艰苦训练的?

归根究底,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精神的部分更为重要。我真的想完成训练,我真的希望能够在需要的地方为战友提供治疗。与其说是靠身体能力,不如说是靠心理承受能力。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医疗人员也需要和普通战斗人员同样的力量吗?

医疗人员也有必要面对交战,要自信地去作战。我必须成为战斗要员,就像其他士兵保护我一样,我也需要保护其他士兵。也要教比自己年轻的士兵如何使用武器。

你参加过哪些战斗?

医疗人员在所有的行动中都是必须的。为了应对作战中发生的意外情况,必须陪同部队一起作战。虽然不能具体的说哪些战斗,但是在叙利亚等地一直有执行作战计划。也有在叙利亚的边界线附近,甚至超越边界开展作战。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作战以怎样的频率进行?

我基本上每周都在作战。虽然有时比较平静,但也有相反,每天都这样。

在作战过程中,有没有感觉到危险?

通常,作战是在夜晚的黑暗中进行,一般会在作战的地方待很久,直到天亮,有时会被敌人发现,这时候只觉得有东西飞过来了,还好最终都算安全熬过去了。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通过作战获得成就感是什么时候?

作为战斗人员,在追踪恐怖分子的过程中,你会感觉“这是正义的战争,恐怖主义是不可原谅的,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任务”,你会觉得你在做着非常重要的事情。作为医疗人员,在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更接近伤员,我能施以最及时的治疗。这是很特别的事情,你可以感觉到自己在这里的价值。

在进入军队之前,有参加过急救队活动的经验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在被分配到吉巴蒂旅之前,参加了紧急领域的训练,还在医院接受了训练,积累了作为医疗队员的经验。即使离开军队,我也想继续做志愿者活动。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有人说您快要离开军队了,听说11月兵役期满,那之后你考虑什么样的职业呢?

实际上司令官询问过是否延长兵役,我回答说“会考虑考虑”。我将来想走医学的路,通过兵役,我对医学领域很感兴趣,我想帮助更多的伤员。在军队里(作为医疗人员)可以从事人道主义工作,而且可以救助受伤的人。兵役结束后,我想去大学学习医学。

说到21岁,在日本生活的同龄人在上大学等,享受着和平的生活。置身于军队的你,对于与这些人之间的差距是怎么想的呢?

我从以前开始就很清楚我会参军。我在以色列长大。大家在这个时期会去军队。这个国家的人们没有军队是无法生存的。军队要保护我们,而且以色列人要想和平、稳定地生活就需要军队。服兵役,对我来说,轮到自己了,我就必须付出自己的时间,而且既然参加了,就必须尽全力。

对当兵没有犹豫过吗?

没有任何犹豫。

以色列战斗中的日本女性:第一位参加以色列“反恐”战斗的女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07真人007真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