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明朝崇祯四年(即公元1630年),满清皇太极率领五万大军进攻辽西要塞大凌河城(今辽宁锦县附近),大凌河之战爆发,这场关系着辽东最终归属甚至关系明清二国生死存亡的战斗过程极为惨烈,由于大明内部一系列的权利倾轧和机构腐败,整个国家的反应极为迟钝,导致明军的后勤补给和援助无法及时跟上,经过数次的战斗,尤其是在满清击溃数次大明援军之后,大明辽东前峰总兵官祖大寿率领的三万多关宁精锐被皇太极的五万八旗铁骑死死困在大凌河城中,无法脱困,前后整整被围了四十八天,大凌河断粮,城内“人相食”“炊骨析骸,闻所未闻”,什么意思,就是把人肉当柴烧,把人肉割下来烤着吃,这类惨状确实令人听了就感到毛孔悚然

[原创]一只鸡引发的致命叛乱——吴桥兵变的前因后果

而在明时,辽东人和山东人又一向不和,何况这是一支叛了又降的军队,军纪涣散,所以当这支军队从莱州向北出发后,沿途山东州县不但不给予补给,甚至连店铺都关门不卖东西给他们。

何况,一开始孔耿等人就不愿意去支援大凌河城,而孙元化并不了解孔有德这些人的思想动态,接入朝庭的调令后只是简单地认为“辽人可用”,便立刻派孔有德率部两千人渡海增援。但孔并不愿前往,“有德托言风讯不利,逗留不前”。
然而任务紧急,孙元化并未追究其责任。经过调整,于十月再次命令孔有德率先头部队800人从陆路增援。
对此,孔有德“不胜怨望”,“初无往意,勉强前赴,沿途观望”,甚至在邹平县进驻一月余不进。
直到十一月二十七日才进至吴桥县城(今河北省吴桥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他们还在慢吞吞的行进在支援的路上,而大凌河城守军因粮尽援绝已早于十月二十八日投降满清。
由于军纪松弛,一路上骚扰地方,导致沿途“民皆闭门”,吴桥县城也“闭门罢市”,再加上此时正好遇上了雨雪天气,导致军队给养不足。士兵们忍饥挨饿,风餐露宿!——史记“兵无食宿皆怨”。
所以当他们行走了吴桥镇郊外一处农庄时——如果此时他们知道大凌河已经投降立马反正登州的话,估计也没后面什么事了——一个饥饿的士兵偷了农庄庄主的一只鸡,杀了充饥,一不小心被这家农庄的家仆发现,一场滔天大祸由此而来。
因为这个农庄庄主不是一般人,而是致仕回家***的南京吏部考功郞王象春家的,王家历来是山东大族,族中子弟在朝中势力极盛。而王象春亦是当朝东林党头目之一,因此当王家家仆将盗鸡之事报与孔有德时,孔有德亦摄于王家权势,不得不重责了盗鸡的士卒,甚至下令将该士卒“穿箭游营”——这个一项极具羞辱性的惩罚,在明代是仅次于砍头的刑罚。
受到羞辱的士卒,当然不敢向孔有德发火,却连夜潜入王家农庄内将家仆杀害,这一火上浇油的形为彻底将这一事件推入不可挽回的深渊。
事後王象春之子无论孔有德如何求情都不肯罢休,坚决要求严惩凶手,并威胁要上报兵部,治孔有德治兵不严的罪名,孔有德最后无奈,只好将士兵正法。没想到此举立刻引得东江军全军激荡悲愤。
正当孔有德也愁眉苦脸想办法平息军中事态的时候,他的东江老兄弟,原东江大将李九成来了。

原来大明腹地并不产马,孙元化就嘱咐李九成去边境马市买马,没想到的是孙元化给的买马之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被李九成花掉了好多,反正李九成没买到规定数量的马匹,回去恐遭孙元化军法惩处,刚好回程路过吴桥,又刚好碰上这种事,于是便煽动孔有德叛乱——反亦死,不反亦死,不如反。

孔有德的内心其实在经历着激烈的挣扎。
想想自己为朝庭卖命这么多年,如今竟被一只鸡逼到这种地步,孔有德此时感到了比风雪交加还刺骨十分的寒冷,这寒冷透过心脏深入骨髓:地方官和富豪士绅难道不知道我们这是要开赴九死一生的前线,用我们的生命保家卫国吗?不需要你们免费劳军,我出钱买你们还关门不卖!不卖就算了,偷你们一只鸡,结果到后面竟要我一名士兵来抵命,这样的朝庭,还有什么值的效劳!
想想现在部队的心凉了,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回去估计不是坐冷板蹬就是给穿小鞋。
这就应了陈胜吴广那句话:“反正就是个死,反了吧!”
现实证明,兔子急了还咬了,何况是800名全幅武装的军队。
于是,全军哗变,连夜杀进吴桥镇,灭了王象春满门——奇怪的事,王象春却逃过一难,又活了好多年才病死!
史称:吴桥兵变!

叛乱后,孔有德遂倒戈又杀回山东,短短几天之内攻陷了几乎大半个山东。烧杀抢掠,致使山东靡烂,孔李等人甚至自称都督元帅,明庭大怒,调集重兵征讨,没想到由于山东兵“久不习兵”,不堪一击,数路讨伐军竟然“皆败而走”。明庭惊恐万分,焦头烂额,于是朝中的许多大臣,一下子从“主战派”又变成了“主抚派”,极力要求安抚叛军等人,但崇祯皇帝却坚持要把叛军镇压下去,不许安抚,后面甚至不惜处死了先前兵败被俘后又被释放的孙元化等山东大臣来明志——明代律,官员守土而败者,皆处死!

就这样,明庭在决定是讨是抚之间浪费着宝贵时间时,孔有德却不断壮大。
其将搜刮的财物拨出万金来犒赏辽东沿海诸岛,诱令同反。此一策略相当成功,如辽东半岛沿岸的鹿岛、石城岛等地的兵民均叛,一下子声势号大。
直到崇祯五年三月左右,明庭终于下定决心,决定重兵镇压东江叛军,孔有德的好日子到头了。
明庭毕竟拥有全国之力,纵然失去了辽东,东江叛军仍然不是明庭的对方,几翻下来,叛军大败。
有意思的是,在这过程当中,明军虽然占据各种优势,但其表现出的呆板战术,竟然令叛军逃去大部,这为后面孔有德成功降金埋下了伏笔。
另外吴桥之变过程中双方所动用的火炮规模,是中国战场上前所未见的。如崇祯五年正月,总兵杨御蕃与叛军在新城镇进行野战,叛军竟然动用了红夷大炮五门和大将军炮三百余门。
吴桥兵变”的直接后果,就是明庭花费重金打造的火炮部队尽数倒戈投入后金,明朝唯一火器优势就此荡然无存,当李自成攻打京城的时候,崇祯手下已经无兵可用、无炮可发。

正如孔有德写给皇太极的降书中所写: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轻舟百余,大炮、火器俱全。有此武器,更与明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乎?”
孔有德降金时有战船百艘,男女12000余人,其中战将107员,精壮官兵3643名,水手壮丁448人,“至于军器、枪炮等一应物件俱全”。尽管兵员已是大大减少,但保存下来的都是能征善战之辈,实战经验丰富,战斗力极强。孔有德还将明朝从西方引进的大量精良的西洋火器送给了后金,这些兵器是当时先进的重型火器,使用武器的技术人员和训练有素的火器营官兵也一同来到后金,可以直接参战。这是后金梦寐以求的,对加强后金的军事攻击力贡献巨大,助其在以后的征战中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而那些将东江兵逼反的东林党人,在李自成的“拷饷”皮鞭下,拿出了七八千万两白银,后来又因“水太凉”“头发痒”在历史中名声扫地,想当初因为一只鸡如此恶待保卫国家的士兵,不知这些人死后在九泉之下是否后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