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男科医生为业绩 竟在病人隐私部位动手脚!

在贵州遵义有这样一家民营医院,它火爆全城,短短四年付出的广告费就高达一亿,在这里工作的医生每个月的收入竟能超过40万。遵义市红花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刘瑞松表示,“对病人施以的这些残害,是持续的、长期的,并且每天都在发生的,应该说这家医院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有组织,成体系,成套路地在实施犯罪。”

民警调查发现,遵义欧亚医院之所以能够有组织、成体系的在遵义实施犯罪,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份完整的"中科男科模式",这个模式在遵义欧亚医院内部被奉为医院经营、锁住病人的行动指南,这套模式价值一个亿。那么,这号称价值一个亿的模式,到底是如何对受害人进行套路的呢?从警方查扣的欧亚医院的电脑里,记者看到了这份名叫"中科男科模式"的模板文件。

遵义市红花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李炎称,“首先是网络部那边引诱病人,之后输送到遵义欧亚医院,前台会有导医,通过前台了解这个人的经济情况,然后带给门诊医生。”一旦踏进这个医院的大门,病人就要经历门诊医生、手术医生、治疗护士等一系列的套路流程。原则就是,没病制造病,小病做成大病!

在医院的“教科书”上,有一个词叫“单体开发”。遵义市红花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邓南称,“欧亚医院定的单体开发费用必须在8000元以上才算成功。比如我是医院的医生,到你欧亚这个平台来了,3天之内你给我提供了6个号,那么我就必须给你医院创造48000以上的治疗费用,这个消费费用,我才算合格。”如果我达不到这个费用,他是会被医院直接开走踢出去的。所以说他们医院留下来的这些医生都是开发能力非常强。

刘某纳就是一个开发能力非常强的门诊医生,小宇被她开发出了“生殖器囊肿”“鞘膜积液”“生殖器延长术”等手术。受害人小宇说,“伸茎治疗手术,又花六万多,后来每隔一个月要去拿药,然后前前后后花了14万左右。”直到案发前,小宇的后续治疗依然在进行中,要不是遵义欧亚医院被警方端掉,小宇依然被蒙在鼓里。小宇是经过有创检查后,成功手术的病人。那么,经过有创检查,不接受手术的又该怎么办呢?这时,门诊医生会顺水推舟,将受害人推荐到可以用其他方式治疗的主任那里。主任一番检查后,会给受害人插管十分钟排毒,并在输液的过程中进行洗脑。如果前面两个套路都没有留住病人,那么就比较恶劣了,为了达到让受害人掏腰包的目的,医院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旦来到后续的第三个套路,医生就会在患者的伤口上动手脚。包扎伤口的时候,故意将导尿管留在病人体内。更恶劣的是,对于那些有创检查不输液和啥也不干要跑的。医生会骗他们吃药,上套路。

除了给病人口服"利福平"外医生还会在病人用于检查的尿液里"掺入药粉和渣质",给病人生殖器上涂抹"斑蝥"等。犯罪嫌疑人刘某纳说,“从里面打东西到尿带,打药粉、渣滓,造成尿液有沉淀物的假象,告诉病人这是毒素。”

遵义市红花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邓南说,“斑蝥是一种虫,泡酒,有腐蚀性。斑蝥泡在那儿,擦在生殖器上,就会起泡,在这个过程中又会再去开发其他手术,医生就会告诉病人,说你有囊肿,必须马上手术。”通过这样的操作,从2014年5月至2018年5月期间,遵义欧亚医院的营业额达2.419亿元,而其医疗成本仅1167万元,仅占总营业额的4.83%。

遵义欧亚医院借"医"之名,在合法外衣的掩盖下,其暴力、威胁色彩并不明显,但将合法外衣剥离后,这显然就是一个犯罪组织。遵义市红花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刘瑞松表示,“通过审讯和证据的收集,我们发现这家医院就是披着合法外衣,有组织、成体系,是以套路、大规模的,对受害人施以诈骗、敲诈勒索的,甚至我们认为里面包括有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行为的一个犯罪集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